江翎

想不出来梗了

【华乐】求亲(1)

有ooc又没什么逻辑还小学生文笔的段子
cp:主华乐,暂无其他cp
ps:这一回华无痴还没有出场
……就随便看看吧,笑点很迷,可能有bug?

ok嘛?


“萧掌门亲启:
在下华山华无痴,与贵派弟子黄乐相互爱慕已久,今特致书一封求亲,望掌门成全。
谷潇潇代笔
另:就这一张纸,请把后半张拿给黄乐,谢谢。
……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1.(道字辈的场合)

金顶突然召开了三人紧急会议。
萧疏寒把信纸按在桌子中央,敲了敲桌板:“。”
他二人点点头,表示明白。师兄叫他们来就是为了这个。
顿了一下,萧疏寒看了眼闻道才,把纸推到薛道柏面前,递了个眼神。
薛道柏心领神会,瞥了一眼纸上的内容,愣了。
他缓了一阵,强作镇定道:“……那我尽量委婉地转述给道才。”
“有个华仔要娶你大徒弟。”
够委婉了吧,脸都黑成了斩无极的闻道才居然没有拔剑。
“???”他简单地表示了自己的反对,看到师兄摇了摇头,于是发声道:“哼。”
其实黄乐跟那华山小子的纠葛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大家有目共睹,心里都明白信中所言非虚。但同意更是万万不能的,堂堂武当高徒,难道能便宜了华山给他们做压寨夫人?退一万步讲,如果这门亲事成了,那华山欠的债不就这么一笔勾销了?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能干?可若是直接拒绝,不仅破坏华山和武当狗屁不如的交情,就连讨债也会变得更难。
三人陷入,不,继续维持沉默。
其实我觉得挺好的。薛道柏率先点头发表意见。
嫁的又不是你徒弟。闻道才皱眉反对。而且那样华山欠的债务不就要不回来了?
现在不也要不回来嘛。薛道柏戏谑一笑,闻道才竟觉得甚是有理,一时间无法反驳。
萧疏寒眼神示意二人肃静,半晌,开口出声道:“不如问问小乐本人的意见吧。”
附议。薛道柏微笑。
那好吧。闻道才颔首。
会议在和谐的沉默中宣告结束。

------2.(居字辈的场合)

掌门把这件事告诉了郑居和,让他去问黄乐的想法。而恰好此时被女香客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宋居亦爬到长生殿来找他师兄,无意间听到了二人的对话,震惊得忘记了方才的遭遇,连忙修书一封送给身在金陵的萧居棠;萧居棠又跑去点香阁找了蔡居诚,听到这个消息的蔡居诚打翻了半碗螺蛳粉;而邱居新和闻道才离得近,早已通过对话了解了全过程——“哼。”“嗯?”“哼!”“嗯???”
于是黄乐惊恐地发现,明明被求婚对象是他,他却几乎成了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蔡居诚发来贺电,螺蛳粉味的那种。实在是香气扑鼻,黄乐不大敢拆。
宋居亦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抱着他的衣袖:“大乐子啊你不能走啊华山上可没有桃花酿只有烧刀子啊——”
那还真的挺惨,黄乐想道。
邱居新难得离开了那块亘古不变的站位,拨开接课业的弟子,走到黄乐面前,什么都不说,只是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
黄乐只觉那戏里唱的六月飞雪,想必就是这种感觉。
好像过了一辈子那么长,邱居新张了张嘴,道:
“华山还会更冷,师弟想清楚。”说完转身就走。
要不是看在这么多人来接课业的份上,黄乐心道,我早就跑了,跑得你们都找不到我,等这件事过去了再回来。
算了,还是课业要紧。
“师兄,”却见为首的弟子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大师兄说了,如果你真的嫁去华山,以后就没有课业做了。”
黄乐心头一热,不想现在还有如此热爱课业之人,道:“你放心——”
“没有课业做的话纳穗额就要翻倍了啊!师兄!你不能走啊!”那名弟子嚎啕大哭,悲伤的情绪感染了每一个人,于是大家跟着哀嚎起来。
场面一度极其失控,黄乐悲从中来,也想嚎一嗓子。
“师兄,有你的信!”不知是谁抛了一个信函给他。黄乐被吵得头疼,拆信的手也不太稳。
“师弟你看这情书写的,一看就是个买不起广寒仙的。听我一言,这个不能嫁,太穷了。
但是我觉得这门亲事可以,如果你喜欢他,不如让他倒贴。
反正你是富婆嘛。
萧居棠上
另:同样的内容已经抄给我爹啦。”
看到最后一句黄乐直接把信扔了出去。
“师兄,掌门有话给你。”这时一个巡山弟子经过,信纸砸到他的头,他也不恼,急匆匆道:
“掌门说他觉得还行!”

tbc,
也许考完试会写后续
第一次写长的段子有点紧张×
还有很多不足!欢迎指教!
也谢谢你看到这里!比心心!

评论(10)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