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翎

想不出来梗了

【华乐】求亲(2)

cp:目前只有华乐
PS:是过渡章并且这次黄乐没有出场

上回戳头像

------3.点香阁的场合

萧居棠半夜来找蔡居诚借他养的肥啾。
“送信?你不是有信鸽?”
“华山那么冷鸽子受不了啦。”萧居棠嘿嘿笑:“蔡师兄你的肥啾不是是从北疆来的嘛应该很耐冷啊,就借我一下吧。”见对方不为所动,他补充道:“一串糖葫芦!”
“那怎么行!……十串。”
考虑到肥啾是真的贵,萧居棠一咬牙:“成交!”

目送着肥啾飞过点香阁的楼头,蔡居诚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等等,你在那封信里面写了什么?”
萧居棠笑得灿烂:“放心吧蔡师兄,绝对按照您的指导思想——黄师弟当然不能嫁过去,这我同意。”
那就好,蔡居诚松了口气,万一这小子乱写一气,那自己的肥啾怕是要把命送在华山了。
“所以我提议让华无痴入赘武当!这样既留住了师兄又成了一对眷侣,一石二鸟多好啊!”萧居棠还在为自己的机智点赞,殊不知一道愈渐冰冷的视线正落到背上。
“我看是一石三鸟吧。”估计肥啾要凉,蔡居诚咬牙切齿地拍了拍萧居棠的肩膀,“萧师弟,咱们聊聊?”

------4.华山的场合

“小姐!截住一只形迹可疑的信鸽!”
华真真看着那只拼命扭动的胖鸟,挥了挥手:“把信给我,这鸟你去放了。”
“可是小姐它很肥……”“绝对不行!”
那只鸟的脚上绑着一大卷信纸,摊开之后有两张。
“对华无痴求亲的回复:
华山寒冷,难以消受。若你当真如此情真意切,不如入赘武当。
萧居棠代笔
另:附一张纸用来回信。”
“……噗。”华真真拿起另一张纸,果然是空白的,没什么异样——既然如此那就还回去好了。
她把两张纸重新叠好,卷起来,随手掷在鸣剑堂外的雪地里,看起来就像不小心掉在这里一样。想了想又悄悄把纸筒的一边翻起来,这样谷师姐就一定会发现了。

翌日清晨,谷潇潇不负所望地找到了戳在雪地里的纸筒,更准确地说是她养的那条二狗把它从雪堆里扒拉出来的。
于是天还没亮的时候整个鸣剑堂都读过了那封信,包括待在医馆的风无涯。
“这怎么行?!”燕无回反应剧烈:“就为了拱他武当一棵白菜,还要把我们一头大貔貅都赔出去?”
“如果这样华山欠武当的烂债就算两清了,我觉得也未尝不可。”谷潇潇一只手托着下巴,脑子里飞快地思索着:“……不,不对,按华师弟的敛财能力来看,这样还挺亏的。”
风无涯笑了笑,道:“总不能为了还钱就把我们的师弟卖了,我觉得不行。”
“风师兄说的对,这个不能答应。”燕无回首肯。
“这怎么能叫卖了呢!这都是因为爱情!”
“虽然很有道理但是我堂堂华山弟子入赘就是不行!”
“你们都冷静一下,这毕竟是华师弟的人生大事所以——”
“谷师姐!还有磨刀石吗?过几天黄兄要来拼剑的。”华无痴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他发现自己刚一出现,原本滔滔不绝的三个人突然全部闭上嘴,齐刷刷地用奇怪的眼光盯着自己,真是令人无比智熄。
“——所以我们为什么不问问当事人的意见。”风无涯打破沉默。
“华师弟,有件大喜事要告诉你。”燕无回简单陈述:“师姐要帮你迎娶黄乐道长走上人生巅峰,你怎么看?”
“且慢,现在他们回信了,问你愿不愿意被卖……啊不,是入赘到武当去。”谷潇潇最后总结。
“总而言之就是这样,师弟意下如何?”
三个人又一齐看向华无痴。
当啷一声,华无痴手里的铁剑掉到了地上。
“师姐……这么大个事我怎么不知道?”
平日里总是笑嘻嘻的华无痴鲜少冷过脸,这一次却几乎是瞬间没了笑容。
一时陷入僵持。
突然一声巨响,大门被猛地打开。云飞卓哈哈笑着跨入门槛,高亚男一边怪他踹门,一边跟着走进来。
“师弟!恭喜啊!”云飞卓一眼认出那个穿着随意的大个子是华无痴,走上前大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高亚男嗔他:“就你跑的最快。”又转向谷潇潇问:“这种喜事,怎么不事先跟我们说一声?”
还好苗剑师弟什么都知道。
“华山都多久没有过这样的好事了,可得好好办一办——日子定了吗?倒不如……”
见她要滔滔不绝地讲下去,谷潇潇想要解释现状,又不好拂了师姐的一片好意,犹豫再三,最后硬着头皮道:“师姐这……”
“无痴他还没同意呢。”

tbc,

没什么笑点的过渡章×
说是七剑的场合然鹅齐无悔被卡到下一章去了2333
仍然为看到这里的你比心心!

评论(3)

热度(59)